• 杀鱼
  • 点击:9057评论:222019/07/29 12:27

出门前邱棠接了单快递。

竟然是一架小型无人机,白色,可折叠,高清广角航拍,正是他经常在购物网站查看那款。

“生日快乐,速海希望年年都能陪您度过这特别的一天,希望您喜欢今年的小礼物。”快递员递上无人机时笑眯眯地说。

“谢谢。”邱棠有些不好意思,生日还有两天才到呢,他红着脸,像占了人家便宜,也确实占了便宜,这款无人机价格可不低。

他让快递员进来坐:“喝杯水吧,今天这么热。”快递员说还有货要送,邱棠硬拉着他进屋,将人扯进来,又赶紧腾出手,把小沙发上的杂物胡乱推到一边,清出个堪堪可坐的空间,自己落坐旁边另一个堪堪可坐的空间------一个他坐出屁股印的位置。

凉茶及芒果,邱棠知道快递员喜欢这两样,常常地,他都会邀请快递员进屋坐坐吃点东西,不管快递员愿不愿意。

天热得空气分子都快被烫熟了,天上一定不止一个太阳,太阳们发情似地,疯狂烤炙大地,邱棠刚推开大堂玻璃门就像被人狠狠掴了一巴掌,那巴掌巨大,掴得他整个人火辣辣地。

双鲤还没来。闷,邱棠眉头微蹙缩紧鼻孔呼吸,一腔热气被堵在肺脏门口,憋得断头折腿,他不得不张大嘴,重新吸呼,将肺门强行用力推开。又呼吸了两大口,他虚眼打望前方的小路,空无一人,钻回玻璃门内,玩起了手机。先是进各种聊天软件逛了逛,有人在吵架,吵得鸡犬不宁;又刷新了轮新闻,半个小时不刷,更新了几页;最后,他进入常玩的游戏,队友丢给他一件武器,让他跟上。

少得一个太阳时分,双鲤来了。

她打了把大大的阳伞,从路口那边拐过来,宽松的亮黄裙子清晰地衬出她的样貌,不知是由于路上人少还是太阳蒸腾出的热气太重,双鲤看上去比平时瘦小,等走近了,她的脸也有点不一样,邱棠才发现,她左右眼角各长了片灰白的小雀斑,但这并没什么影响,反而使她看上去有点俏皮。

见邱棠盯着自己看,双鲤朝他眨眨眼,促狭地笑:“原味还是麻辣?”

第一次见面,双鲤也是这么问邱棠的。

那天,公寓楼区意外停电。邱棠本来计划写篇东西,打开电脑,发现停电了,翻开手机,电池也用尽了,坏事们喜欢抱团来,昨天和策划人还有点问题没商量好,他无事可做,只能强迫自己看书等电来,可电却一直不来,日头偏西仍没来,稿子写不成,电话打不成、外卖也点不成,他又气又急,书是看不进了,在屋里打转转,恨不能靠自己的打转运动发电。转得日头又偏了偏西,哪有电星,惟磁砖地板尘星四起,邱棠干脆掏过钱包,“嘭”地拉上门。幸亏电梯正常运转,他一脚跨进电梯,目光顺着占半面墙的楼层标滑下,抬手按亮负一层。

他租住的公寓,地下接着座巨大的商城,邱棠曾经听人说起,说这商城挺有意思,但他没去逛过,有几次匆匆下来,在商城门口买点东西即上了楼。

今天他可以逛逛,反正回去也是在屋里转逛。抬头看了眼路牌标识,他顿时有点发蒙:地下商城果然庞大,竟有东南西北四条街,每条街仅人行通道,就足有三车道宽。

邱棠选了其中一条,顺着走了很远,通道两边挤满各式商铺,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玩具的、卖杂货的,许多商家把物品摆到门口道上,吆喝着吸引客人,通道里客人不少,像有点於堵的流水,这些,让邱棠想起以前常逛的东门,那条深圳最繁华最老的商业街。但这里比东门还多了点东西,不止商铺,还有机构门面,公司写字间等。

也不知走了多远,仍不见尽头,邱棠摸摸空瘪的肚皮,往回折。最后,他在靠近公寓楼的转角停下,站在一家快餐店前,“味极渔粉”四个大字用的红色二极管,略显昏黑的地下商城中,星星点点的闪光二极管像无数兴奋的小精灵扑进邱棠眼里。他还在研究招牌,店内走出个穿牛仔短裤的女孩,笑眯眯朝他挥手:“吃粉吗?原味还是麻辣?”

他们朝公园走。昨天邱棠上网查了一番,问附近有什么好的约会处,人们七嘴八舌推荐,邱棠觉得那些推荐都没什么特色,不是购物城就是人气餐厅,太远天热也不想去,他最终选了距离公寓不远的公园,说来惭愧,在这住了几年,他只去了两次那公园,一次是下的士路过,一次是去找人。

过得两个小路红绿灯,就踏上了公园的辅道。邱棠说:“你不是喜欢月季吗?我查了这周月季园有展览。”

“是玫瑰吧?我那店里插的都是玫瑰。”双鲤纠正他。

“反正长得像。”邱棠说。

前两天,邱棠去双鲤店里吃饭,约她出来走走。

“别忙生意了,生意永远忙不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双鲤正忙着开单收银,“味极渔粉”店不大,算上后厨也不过五十平,店里除了双鲤,另外请了个煮粉工和洗碗工。不大的店生意却很好,大多是外卖,有时候外卖实在太多,送餐员忙不过来,双鲤会不舍地取消一部分。

“什么好地方?”双鲤没抬头。

“跟我去就是,保准给你惊喜。”邱棠打哈哈,其实自己也没想好。

从公寓楼上打量,公园十分漂亮,面积也挺大。有拱桥、人工湖、草坪、竹林、亭阁……每天,邱棠写完东西,或是休息,都会坐在阳台上边喝茶边打量它,公园被通天立柱般密集的楼群围在中间,面积不小,植物非常茂密,跟泛着金属光利落简洁的高楼比起来,绿得有些异常,这让它美得不真实,像《牡丹亭》里杜丽娘的后花园。

刚进大门,一条植满蒲草鸢尾花的溪流就绕上来。双鲤尖叫着迎上去,掏出手机对着蓝紫的鸢尾花狂拍,邱棠挑了块水边的大石头坐下,从包里拿出盒巧克力,递给双鲤,双鲤又是一声尖叫,小女孩似地皱着鼻子笑。

邱棠于是知道自己送对了礼物。前天速海的快递员送东西来时,用PDA扫扫条码,眉头微微皱了皱:“送女朋友吗?”邱棠知道瞒不过他,他不吃糖,从来也没买过糖。“味极渔粉的老板娘?”快递员朝他挤挤眼,嘴角带着丝不言自明的笑。

这鬼人!邱棠只是笑,不点头不摇头。

快递员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近一个月,邱棠下楼的次数是多了,几乎每次,都直接奔“味极渔粉”,他会选稍晚点的时候去,错过高峰点,等双鲤忙得差不多了,点份鱼粉,边吃边和她聊天。

他喜欢吃鱼片,老板娘人挺漂亮,更重要的,跟她聊得来。

“你们店的鱼片这么鲜嫩美味,是请了什么大厨啊?”他有点没话找话。

“哪有大厨,我们店连鱼都没有。”双鲤边整理东西边答。

“没鱼?那你会魔术啊……”

正说着,快递员进来,一身黄色工装,身后拖着辆放满货的平板车。双鲤赶紧放下手头杂物,招呼店里工人搬东西。那些大大小小的纸箱上,印着调料鱼片之类。清点完东西,双鲤签着字说:“够吃一周的。”

邱棠跟快递员也熟,朝他点点头,问他吃过饭没,没吃请他吃粉。他们这一片区,都是这位相貌普通,套进黄色工装像卡通小黄人的快递员负责,“你好,速海。”邱棠暗地里就叫他速海,速海是家全国连锁的超大电商,可以说是垄断型,发家于深圳,大家都习惯选择速海,送货快,质量也好,还是家不断成长的公司,不时更新产品改进服务。

收拾完物品,双鲤才和两个工人煮了点东西吃将起来。洗碗工是个腰身粗壮的中年妇女,煮粉工是个木纳少话的中年男人,双鲤夹在他们中间,真的像一尾活泼鲜灵的鱼,鱼戏鱼嬉,激起的水花点点滴滴都落在邱棠心头,或许,这也是他喜欢来这店里吃粉的原因之一。她吵着要看电视剧,最近流行的那部,一集很快放完,双鲤不看广告,去后厨放碗,刚要走,电视上播出巧克力的广告,她端着碗看,眼睛亮亮的。

双鲤捏了颗带果仁的巧克力喂给邱棠,自己挑了颗黑色扭花的。邱棠拈起盒内的介绍卡:瑞士雪,来自瑞士,带给你不一般的感受。他当然不懂这些,快递员扫完条码说:“我每次都给老板娘送的瑞士雪黑巧,她还挺专一的,你要不要换那个试试。”

天真的热,太阳光落在人身上,有种烧灼感,邱棠不禁担心身体会被这光点燃,自燃作灰烬。一热,就闷,风也被太阳烤化了,树叶们呆在枝干上,若木鸡。邱棠深深吸口气,觉得没吸进多少氧分子,肺被一堆乱七八糟的分子扯得憋胀。

月季园花开得热热闹闹,甫进园,这些红的白的黄的花就涌上来,迫不及待朝他俩挥撒迷魂香。双鲤像只花蝴蝶,由这株花跃上那株花,让邱棠给他拍照。月季园里没什么人,那端还有个戴草帽的妇女,蜜蜂似地忙着冲手机屏抛媚眼摆各种姿势自拍。

“月季原来这么漂亮,比玫瑰漂亮多了。”双鲤说。

“中国产月季,玫瑰少。”邱棠认真道。他奇怪双鲤不认识月季,深圳有座最老的人民公园,里面清一色只种月季。

出了月季园,又入了睡莲池,朵朵尖叶红莲宛若静女,栖倚水面,莲叶间,游弋尾尾红白相杂的锦锂,锦锂们吃得好过得宽,身子鼓胖。邱棠估摸着,一条鱼起码能做四大盘。

睡莲池、凤竹湾、西式园林、中式园林,天热蚊疯,但景点他们一个也没放过,每走一处,以为不过如此了,移步,眼前突又一亮。难怪在公寓阳台上打望时就被它吸引。

走得有点累了,他们寻座水边的凉亭坐下。双鲤翻看手机中的相片,邱棠也凑过去看。双鲤的手机不时更新内容,屏幕上方弹出条条提示,邱棠就说:“昨天积目那事,你看了吗?”

“什么积木?”双鲤没抬头,继续翻相片。

“一个有上千万粉丝的自媒体,昨天宣布关闭。”

“宣布关闭?为什么?”双鲤用两根指头扯大一张相片。

“有违禁不实内容。”

“有违禁不实内容?”双鲤像台复读机,眼睛钉在相中人脸上。

邱棠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相中人,眨眨眼,再撇撇嘴,“没什么,我也不太了解。”

“你不了解啊。”复读机仍在工作,没出异常,仍低头看相片。

邱棠微微躬身,叹出口气。他以为她也知道积目,那个名气最响赚钱如瀑布的自媒体,她曾经问过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你知道积目吗?我们跟它是同行。她当时还笑着点了点头。

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换了个坐姿,将背倚靠另一侧的亭柱。昨天他就想写点什么,就积目的事,从发生意外到结束不过两天时间,因为一篇文章。但他一行字也写不出来,觉得大脑像枯了的墨水瓶,倒不出东西,他给另一家粉丝上百万的自媒体写东西,每天上网去搜罗那些热点爆点,然后据此成文,他最喜欢跟踪积目,像块小铁片跟在磁石身后,过去几年内,他起码写了几十篇跟积目相关的东西,每一篇,下面都能有数百条留言,有积目的粉丝,也有恨它入骨的人。

他又不易觉察地叹出口气,闷滞,让他呼吸不畅,肺腑硬邦邦的。他站起身,希望动动身体能让肺腑柔软点。没有风,偶尔有一丝可疑的风,拂到脸上也是热的。奇怪,这公园里还真没什么人,四点半了,只星星点点几个跑步的人。那边,草坪端倒有几个人,看打扮,是公园的工作人员,弯腰锄着什么。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7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8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8
  • 无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9-08-0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Enemy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窃以为,这一份暗喻和象征的小说。以现实主义风格脱坯,描写猫乱的生活。普通人的鸡零狗碎,肢解着都市生活,也透视着生活的虚无与板结。交织缠绵,似是而非。喜欢一些惊艳的词句,让阅读的人陡然停顿,也顷刻飞升。
  • 谢谢秦主席的评论打赏与鼓励。

    回复

  • 说起杀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隐喻,它就是一种没来由的自信所换得的一种失败。失败也不是什么伤筋动骨或痛彻肺腑的事,因为我们要么原本就没有上心,要么原本就早有心理准备。如果一定要引申出主题思想,或许可以这样说:即使承诺,也无法兑现,况且,还根本就没有承诺。不止男女主人公,多少人的生活,就在这样慢慢变得夹生。印象中,作者游利华比较擅长白描细节,丰富,繁杂,逼真;这一篇什所透露出的形而上意涵,十分令人欣喜。
  • 谢谢元涛老师的评论打赏及鼓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00:44:12
    • 分享到:
  • 结尾似乎透露了玄机:等候丈夫归来的女人——她爱的是小黄?事实上,三观上,男女主并不完全一致。邱棠基本靠猜,哄双鲤开心,巧克力、酸菜鱼、月季花,事实上暗示即便他们在一起也会很痛苦,没有默契的爱情和婚姻注定是痛苦的。即便不能说苟合,也是一种拼凑型爱情。而作为鱼粉老板娘的双鲤和快递员的小黄似乎更有共同语言,更“傻白甜”更具烟火气息,而邱棠毕竟算文化人——从彼此关注的话题上看,笃定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 故事情节不复杂,不炫技,不故弄玄虚。但游游通过自己独到的语言将一篇并不复杂的故事写得妙趣横生,而且很有烟火味。很多处语言很有诗意,妙语连珠,让写诗的我都嫉妒不已。
  • 但正是这种妙到毫巅的细节,尤其杀鱼的细节描写,将两者的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认知暴露出来,越想表现什么,就越缺失什么——邱棠缺少的,也许小黄身上有。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世间不都是如此?
  • 但话说回来,人生如同这条鱼,在人生的水中,何必拘泥于一处呢?世间何处不是水,关键你是条鲜活、有趣且充满力量的鱼,如那条胖头鱼,不愿甘为刀俎下的鱼肉,依然争斗一番,是否有着作者的某种启示呢?
  • 看了飞泉的解读。真高兴你们给我这篇小东西拓展出这么多新东西。谢谢啦啦啦。
  • 想借这小说,打量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切离真实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平滑光鲜,然而,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个闷窒的罐头中,孤独浮飘。鱼,既有传统的意义,也有现实的象征。那个绿化工,也许在无意中暗示了些什么……
  • 我觉得这种互动解读很好玩,就像上次解读《应许之地》一样
  • 没错滴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9/08/07 09:49:30
    • 分享到:
  • 或许,这就是时下的感情状态吧:难以逾越的距离感、 不够坦诚带来的陌生感、一种笼罩在城市的巨大压力感……不管是花还是食物,都无法缓解。那种隐忍的疼痛,只有偶然被什么锐器刺破以后,才流露得坦然。尽管,那流淌的是殷红的血,但是,只要一旦开始流淌,生命才告别了桎梏。
  • 谢谢香香的认真解读。恩,生活要见血才能触及到真实。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9 16:34:05
    • 分享到:
  • 先曝个料,在写这个评论之前,我写写删删三次————主要是怕说错了,让人贱笑。打错字了,但我不想改,就这样吧!看过作者的很多篇小说,细节小到要用显微镜。公园里的花花草草,地下商业的纵横交错,以及邱棠杀鱼时的慌乱无章……在她的笔下,要么美不胜收,要么生动到令人发指————第一次杀鱼,不都是这鬼样吗?好吧,再说说邱棠和双鲤的爱情,是爱情吗?也许只是一段情缘。爱情一说就是错,我还是不多说了。
  • 玉哥看得评的都很认真啊。
  • 我怎么感觉贱笑是故意的呢,玉评得好认真。

    回复

  • 一口气读完——说明游利华的小说好读:她不太玩花样,而喜欢以一种平实、自然的现实主义风格来推进叙事,揭示生活的复杂和人性的幽微。邱棠和双鲤的爱情,并没有大风浪、大波折,而只是两个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但经由游利华的编织、描述,就变得不普通了。小说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过去进行时与现在进行时交叉使用,让读者对二人的故事了解得更全面。显然,两个人之间说不上相互的欣赏和依恋,而更像随遇而爱,且行且看,走到哪
  • 算哪。而从相互询问对方恋爱史到杀鱼,意味着他们的爱情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垃圾遍地,不可收拾了。比起故事本身,游利华的对风格的经营、对节奏的控制、对叙事的考究、对细节的偏爱,才是这篇小说的价值所在。
  • 男主女主,至于他俩到底是否相爱,爱谁,这个,不能说破,一破就不好玩了。

    回复

    • 2童生2019/07/30 19:30:46
    • 分享到:
  • 杀鱼结果弄伤了自己,本来是一个甜蜜的约会,结果是用一份外卖搞定,呵呵
  • 谢谢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0
  • 289934
  • 13
  • 163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