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的王小让
  • 点击:5502评论:12019/08/27 07:08

小让不叫小让,叫王小蒙。小让的叫法还是从高中那年,由她的好朋友李金娜叫起来的。叫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在那时候,王小蒙谈了一个男朋友,叫张金拓,张金拓很优秀,也很上进,从学习表现来看,考上一个好一点儿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小让虽然学习也很用功,但毕竟差一点儿,能上个专科就不错了,结果确实是这样,张金拓考上了浙江大学,王小蒙考上了本地的师范专科学院,当然李金娜也一样考上了师范专科学院。

爱情应该是不受地域限制的,也不受学校的限制,如果都讲究地缘,讲究门当户对,这个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天南地北的亲戚,也不会有穷亲戚富亲戚了。所以王小蒙还继续和张金拓联系着。王小蒙不是很热情的人,但她是重感情的人,他很注重从信件的来往中汲取爱的滋养,她觉得爱情,是青年人的阳光,尤其是她王小蒙的阳光,她要在这阳光下舒展,在阳光下伸枝展叶,茁壮成长。但他的阳光却因为一封信而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这片乌云不是来自张金拓,而是来自王小蒙的同学唐娟,唐娟也在浙江的大学,她给小蒙写信的说,她喜欢张金拓,而且两个人在同一个学校,条件得天独厚,唐娟觉得自己不是在跟王小蒙争女朋友,而是在和别人争,因为她觉得张金拓是注定不会和你王小蒙走到一起的,你不在浙江大学,你不知道,张金拓身边蜂蜂蝶蝶有多少?!

这封信一下子就把王小蒙给打蒙了,王小蒙真的成了王小“蒙”。王小蒙就到共用电话亭给张金拓打电话,张金拓在电话里含糊其辞,看来唐娟所说的不虚。于是王小蒙就放弃了这段感情,就像放弃一段期待的旅程。

李金娜说,你怎么这样,要是我,我就不让,你怎么什么都让,我看你不叫王小蒙,你叫王小让,于是整个师范学院,都开始小让小让地叫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她本来的名字叫王小蒙。


李金娜和小让毕业那年,很多人都为工作发愁,其实师范学院,就是培养教师的,毕业了当教师,是当然的,也是合理的选择。但很多学生对当教师似乎并不感兴趣,他们想闯出一片新天地来,李金娜当然也不想当教师,她说,我要闯深圳去。已经变成王小让的王小蒙说,我也要去深圳。李金娜瞪大了眼睛说,你去深圳,你知道深圳的口号是什么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你性格文静,不适合去深圳,我觉得你在这里当个教师挺好的。小让说,我偏要去深圳,你不是我,你也不知道我的内心深处,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去深圳。李金娜说,你要去深圳,你要改改名字。小让说,改名字,改什么名字?!李金娜笑道:你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王不让,你想想,在深圳,都在争呀抢呀,你抢都抢不到,还让什么,所以,你不适合去深圳。小让说,我不改名字,我就叫王小让,我王小让也能在深圳干出名堂来。

但她们还是没有马上来深圳,没有来的原因是李金娜的父母操心李金娜的婚事,在终身大事解决以前,不同意李金娜外出。于是李金娜就去了保险公司上班,王小让去了农机公司,天天和收割机,拖拉机打交道。过了6年,李金娜的婚事还是没有解决,保险公司待遇和业绩挂钩,有时候,辛苦了一个月,待遇差的惊人,兜里的铜板叮当响,少得可怜。李金娜对王小让说,我们去深圳吧,王小让已经是农机站的副站长了,王小让说,好,我也想换换环境。

于是王小让就和李金娜来到的深圳。


在李金娜的想象中,深圳应该是有遍地黄金的,但实际的深圳,并不是这样的,刚到深圳,梦想就被打了个翻个。

两个人拿着毕业证,工作简历,跑了多个人才市场,还是找不到工作。

最后王小让说:“不行呀,管理人员我们干不了,要不我们去工厂干工人吧。”

李金娜蹦起来说:“什么!干工人?!我们这是干部身份,怎么能干工人呢,我们要不来深圳,在家乡,如果不转行,我们也是光荣的人民教师,是和公务员一样的,现在我们怎么能干工人呢,此事决不可行!”

王小让说:“别管什么干部不干部,先吃饭要紧,在这样找下去,我们都没钱吃饭了。”

李金娜这才回到现实,李金娜说:“唉,早知道这样,我们来深圳干什么呀。”

王小让说:“来深圳,也不能说没有收获,你看看这人流,你看看这么多的招聘企业,看这高楼大厦,这么多人都能在这个城市里生存,我就不信我们不能在深圳生存下来。”

李金娜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为深圳唱赞歌,还是看看有多少钱,饭怎么吃吧。

王小让说:“深圳就是好,我们村100年也变不成深圳!”

李金娜说:“是呀,我在自己村里,我们就是公主,是天之骄子,现在呢,我们是丫鬟,不,连丫鬟都不如,丫鬟还有工作干,有饭吃,但我们什么都没有!”


进工厂倒挺顺利,进了工厂一打听,工厂里有不少都是大学生,招聘的时候,虽然都一样,但进了工厂,她们这些大学生还被专门召集到一起,生产部长还专门给这些大学生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议上说,大家都是大学毕业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你们是作为我们的后备干部招进来的,相信经过一段的历练,相信大家会脱颖而出的,以后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都会从你们中间招取的,你们要做的事就是,熟悉工作,熟悉流程。

听生产部长这么说,李金娜才说,我说吗,我们大学毕业,怎么能和那些初中生相比呢,你看看,我们进工厂,就是和他们不一样。

王小让说,什么不一样呀,我们这批员工中有大学生学历100多人呢,脱颖而出的有几个,还是琢磨琢磨怎样干好工作吧。

李金娜说,你会不会说话呀,总是打击我的积极性,我怎么看你怎么像工会干部。


“工作相当地累!”这是李金娜的感受,当然同样感受的还有王小让。

这是一家台资企业,为国际著名品牌代工高档手机,生产流程大部分是自动化的,但有部分是人工的,这样的工作其实很难干,因为你这人工的要跟得上自动化部分的节奏,因此人就被自动化牵着走了,拿这家台资企业老板的话,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工作,让工人熟悉流程,提高效率,以后能生产出标准化的,质量过硬的产品来。

其实李金娜和王小让不知道,他们工作的这家企业,唐娟是负责生产的,这个唐娟就是她们两个的高中同学唐娟,之所以不让他们一进工厂就见到唐娟,这也是这篇文章表达的需要。

干了两天后,李金娜对王小让说,受不了了,我想辞职,本来我觉得在家里种地辛苦,没有想到来深圳工作,在这家工厂里,比在家种地还辛苦!

王小让说,是的,我也觉得比种地辛苦,但从工作环境上毕竟比种地强一点儿,风刮不到,雨淋不着,种地可是要头顶烈日,周围都是炙热的阳光,要是来个狂风暴雨,你躲都没有地方躲。而我们这边呢,别说下雨了,就是来个台风也不怕。

李金娜说,你这想法不对,我们怎么可能种地呢,如果不来深圳,我在保险公司,你在农机站,什么风刮日晒,和我们就不搭边呀,与其在深圳这么苦,还不如回去当继续干我们原来的工作呢。

王小让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只能向前走了。要是干两天就走,当逃兵,工友们会笑话我们的,我们不能给河南人丢脸。

李金娜说,这有什么呀,他们议论就议论呗,这个还能长身上呀。

王小让说,长倒长不到身上,但心里难受,这个比长在心里,比长身上还难受呢?


不久,就来了一次台风,这次台风自然来自太平洋,但李金娜却说,不是来自太平洋,而是来自王小让。因为王小让说,来个台风也不怕,好像要挑战台风的权威,台风就过来,看看你到底怕不怕。

我们不说王小让怕不怕,李金娜是怕了,一扇窗户没有关好,瞬间玻璃破碎,飓风对窗户框的撞击一下子击碎了其他的窗户,整个窗户就破碎了,然后,飓风携着飞翔的树叶,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屋子,雨水也跟着进来,瞬间屋里一片狼藉,桌子上的员工手册,一下子变成了飞翔的蝴蝶,在屋里上下翻飞,阿霞的内裤,红红的,像一团火,变成了不着地的风筝,在屋里旋转了一圈后,从另一个窗户里飞了出去,阿霞急喊,哎呀,我买的是品牌,花了我200多呢,我的内裤!王小让说,不要管屋里的东西了,先堵住东边的窗户,于是大家找到一块闲置的三合板,堵在东边的窗户上 ,当然费了不少劲,还挤破李金娜的手指头,碰破了张娟的膝盖,划破了刘兰鑫的裙子。不过经过这样的阻挡,屋里的风才小了一点儿。刘金娜再看屋里,屋里如土匪洗劫过的城市,刘金娜想到了这个词,但她并不知道这个词是不恰当的。真正的土匪其实是很讲规矩的,土匪在刘金娜的老家,不叫土匪,而是叫趟将,趟将有条禁令叫“不横推力压”。但刘金娜就这样想了,我也没有办法说她想错了,去给她普及普及趟将的知识。作家有时候想想挺无能的,不明白这行的认为是作家创造了人物,明白这行的都知道,作家在很多时候,是被他创造出来的人物牵着走的,就如目前的刘金娜,她这样想,我知道她想的不恰当,但我还得按她的想法写。


手忙脚乱的日子过去了,工作渐渐适应了,但刘金娜的心却乱了,乱的原因是,她看到了工资表,刘金娜和王小让的工资都是3500元,但他看看拉长的工资却是6000元,刘金娜说,拉长6000元,这差别还是太大了,看来这后备干部真的没有意思,还是实际的干部有实惠。王小让说,行了,一个月3500元,不少了,你要是在家干保险,还不是只有4-500元的工资?刘金娜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们都在深圳,当然要和深圳当地比了?我想尽快当拉长。王小让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你想当拉长,你还不如直接当厂长呢,既然是想法,就往大的方面想,不要太小家子气。刘金娜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深圳,就是一个梦想支撑起来的城市。王小让笑笑说:“你说的对,但我们要一步一步地熬呀,你看看特朗普,70多岁才干上美国总统!所以要脚踏实地!”刘金娜马上说,你说特朗普,我就说金正恩,人家是80后,不是也当上了朝鲜的老一。王小让说,我说不过你,算了。刘金娜说,你当然说不过了,你是王小让,当然要让一让了。王小让有点生气地说,你总是拿我的名字开涮,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刘金娜笑笑说,不说不笑不热闹呀。


好消息总是猝不及防的闯进来,有一次,刘金娜给车间主任送车间报表,回来像发现了一座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对王小让说,小让,小让,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王小让说,一个工厂这么多人,我怎么知道你碰上谁了?刘金娜说,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是你们都认识的人。王小让不耐烦地说,你我都认识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碰上了谁。刘金娜兴奋地说,我告诉你吧,今天我在厂长办公室,碰到唐娟了。王小让心中也一亮,唐娟,我们的高中同学唐娟吗?刘金娜说,是呀,就是高中同学唐娟,她老公你也知道的,就是张金拓,和你谈过朋友的。王小让心头掠过一阵的不愉快,她心想,这个李金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这个时候提张金拓干什么。刘金娜好像没有关注到王小让情绪的变化,还沉寖自己的兴奋中,刘金娜说,你知道吗?现在她是我们的生产厂长,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还有那些部长,都归她管,人家的办公室,宽大豪华,真气派!王小让说,她认出你了没有。李金娜说,当然认出了,不过当时人家没有说话,而是在办公会结束,单独留我说了几句话,人家要请我们吃饭呢!你说说,咱们同学是厂长,以后我们的日子是不是就更好过了,况且我们还是后备干部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悠悠3秀才2019/08/28 13:15:27
    • 分享到:
  • 三女和一男的故事。故事没什么特别,读起来轻松,王小让也留下深刻印象。开放式的结尾,怎么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29366
  • 80
  • 1136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