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凭春风入深圳
  • 点击:4979评论:52019/08/31 15:31


作为退休公务员,黄远文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从生活烟火里走来的普通老工人。很短的平头,乡音未改,穿一件黄T恤,露出黝亮的胸颈,腰上系个鼓鼓的包。一群老战友相聚,说话直来直去,没有拿捏。那种巴蜀人的直爽质朴扑面而来。黄远文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而有力地直视着你,他说他就是兵。他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转业后又调到了深圳城管局环卫处基建科。2008年退休下来,如今成了一名尚未毕业的“研究孙”——伺弄孙儿辈的一员。他有空常跟老战友约在一块,爬完莲花山,偶尔在山顶整几口“歪嘴”,再汗涔涔地徒步回来。

基建工程兵是共和国军队序列中一个短暂而特殊的兵种。1966年工改兵,1983年兵改工。对他们而言,深圳拓荒的岁月成为一份珍贵记忆。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黄远文还记得,当年基建工程兵第1师第1团第1营从鞍山到深圳,放眼全是农田荒山,队伍在人民桥下火车,穿着背心,背着包,沿着土路浩浩荡荡走到蔡屋围开始了拓荒建设。他们住在斗笠状的竹棚里。战友们或跑材料,或开蹦蹦车,有的挖地基,有的拌水泥。当时人工配料,一个人要配四百包水泥,三分钟内要把一车石子料拌好。高山拉低山,鱼塘填平地。他们热火朝天修建原来的市委办公楼和深圳当时第一高楼电子大厦。

2019年8月22日下午,深圳泥岗地铁站附近,黄远文向笔者畅谈往昔岁月。


我们这代人什么都经历过了。我是四川省合川县(现属重庆市)小沔镇第三大队的人,出生于1950年8月,小新中国一岁。家里八兄妹,我排行老四。当时划成分,我是下农出身。我文化不高,只是个小学毕业。两块钱学费都交不起。冬天都是打赤脚。没办法,90%的人都打赤脚。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树皮吃完了,到处挖泥巴吃。没有吃的,我们吃过观音米。那就是土。大家说哪个地方的土能吃,大家就都去挖。那个泥巴比较软一点。挖回来用水煮开吃。那味道怪得很。我们这代人为什么没读到书?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停学,放牛去了。1967年我就去应征报名参军,因为年龄小,没应征上。六八年10月,我又去报名,体检过关了,但也没去成。1969年4月,我第三次去报名,基建工程兵01部队到合川县招兵,这次我当上了基建工程兵。

那年4月9日离开家乡。10日到合川县城进入部队。我们部队是1966年8月1日四野建筑公司改编过来的工程兵。第一批兵是当年8月份在宜宾地区招的兵。当时文化大革命,部队也比较散。因为我们是工改兵,派系比较严重,你一派我一派。有些领导受到了排挤和批斗。甚至我们那个主任自己拿着手榴弹自爆,参谋长腰杆都被打断了,直不起腰。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都是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我们到部队后开拔第一站是绵阳,开始进新兵连,训练了三个月。当时非常艰苦。两只手摔得都肿了起来。每天晚上要紧急集合,有时一次,有时两次三次。那个饭是大锅饭。每天都是豆芽、牛皮菜(甜菜)。训练完了,我们回到自己的连队。有几千人留下来没有回到原编制,当时三伏天,我们晚上一壶水两个馒头从绵阳步行走到江油。第二天早上到达。中午马上就地开荒种菜。师部番号是01部队,我们到了那里就成了001团级部队。我们连队没有打散,还是隶属第四营。部队接的第一项工程就是打隧道。隧道一共200米。是为四川长钢第五厂采矿石做准备。铁道兵也打山洞。那是他们的专业。我们工程兵除了打山洞,什么都会搞。我在那个班是放炮,负责填炮,装药,点炮。我打了半个月时间,一直打到了里面的溶洞。此时我又被调走了。因为个子小,人长得还不错,我去了教导队做司号员,去吹号。我学吹号学了半年多。教员是50军的。学员有一个连。我们跟着号谱学。刚开始喇叭都吹不响。我们从发音开始,学五个音。每天在山上练,“哒哒嘀”,“嘀嘀哒”,反复练。走到哪练到哪。起床有起床号,出操有出操号,吃饭有吃饭号,熄灯有熄灯号,共有一百多种。1970年5月,我学会了吹号,被分到1营4中队,也叫4连。我负责连队起床啊吹号啊吃饭啊,还有送报纸,打扫卫生,传达命令之类。就是勤杂工作。第二年3月我又调到1营营部当司号员。这里有司号员和通讯员。司号员专门负责吹号和传达命令。

工程兵平时以工为主,训练是一样的。我们也要经常打靶。也甩过真手榴弹。假手榴弹和真手榴弹还是有区别的。假手榴弹拿到手里是“树查查”的。真手榴弹在手里滑得很。第一次,拉环套在手指头上,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扔出去被会拽回来。假的尽管甩,不会拉回来,我能甩四十米。第一次我甩真的,害怕扔的时候会带回来,我只甩了二十七八米。一般三十米才算及格。我们有个炊事班长一甩,就扔在脚下。教导员在旁边,一脚踢开,直接把他扑到掩体里了。

七一年下半年,我们搞825会战。我跟着营长,通讯员跟着指战员,都去现场支援。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都是靠腿跑靠嘴传。1972年3月,部队要移防,我们坐闷罐车走了一个礼拜到达鞍山。我们一营驻扎在汤岗子,接得第一个工程是1团的办公大楼,在解放路上。12月我又被调走了。调到了教导队,代理班长,去接新兵。训练新兵回来,我就从营部下到4中队,任2班的班长。那是木工班,一个班12个人,那个木工关键要会看图,像楼房门窗,你会看图就能把那个木板制上和撑起来。打家具那些,是自己慢慢学的。你只要会拉锯,会图纸,刨子沉得住、推得平,以后就可以学会其他技能。看图也是靠自学。什么叫线,什么叫初始线,什么叫矢实线。我们当时是对符号。看ABCD,对应哪个图。比如剖面图,就对标注的符号。当时我们也认不得什么英文字母,也是在部队学的。开始也不知标高是什么。接触多了,就知道标高就是高程。高程从哪里来的?是从中国的黄海过来的。整过中国的建筑系都是从那里过来的。就是以黄海为绝对标高的零点。凡是木工出身的,要接触图纸,慢慢地就懂了。1973年,部队调离鞍山,去了弓长岭。我们去做选矿车间。1975年我又回到教导队代理排长,训练一百多名木工、瓦工、钢筋工。1976年我再次调回4中队,到了鞍山汤岗子。我是到鞍钢厂一个修理车间做事。七九年我们又到大屯给鞍钢厂做菜窖。北方在冬天都要把菜存到菜窖里去。七九年初又回到汤岗子。七九年11月,先头部队进入深圳,过来给我们后面的部队建房子。我们是框架结构铁皮房。这些房子都是从鞍山带过来的。1980年1月,我们1营到了深圳。我们1营是个家乡营,有五个连。过来之后叫0011部队指挥所。

我们到深圳一看,到处都是一片荒地,没有人烟,就是东门老街还有点人气。没什么路。从深圳火车站到深圳戏院就一条土路。东门那里就几间破房子。当时那一片只有巴登村、渔民村、泥岗村。看不到什么人。有些鱼塘,也没养鱼。还有一个深圳水库。村里只有老人小孩。青壮人都跑香港去了。我们平时是穿的确良军装和粗布工作服。本地老百姓都穿土布。有的村民在香港那边还有地,经常两地来回跑。每天早上过去种地,傍晚回来。他们顺路带一些走私货。我们有的人就跟他们买些手表、布料、折叠伞。那年代折叠伞是很稀奇的,六七块一把。机械手表十几块一只。

说实话,来深圳伙食还可以,有大米饭,就是住得差。第一批还有铁皮房住。铁皮房建在哪里呢?就建在鱼塘上面。后来的大部队就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了。他们就住在竹叶棚里。我们1营安置完毕后,接的第一个工程就是市委办公大楼,由4中队负责,当时用十字镐挖地基,用搅车拌混凝土,也有卷扬机、龙门吊,没别的吊车,推混凝土、制木板、扎钢筋主要靠人工。材料要肩扛上去。我们当兵的要注意军容,干活都是穿黄粗布工作服或草绿色的确良军装。天天是一身汗透,衣服裤子从来没干过。平时磕碰划割小伤难免,但是我们安全抓得好,修市委办大楼没出什么大的工伤。同时6中队是建火车站旁边的友谊商场。1营第二项工程是建22层的电子大厦。那是当时深圳第一个高层建筑。一九八零年的时候,中建公司也来了深圳。我们部队又接了一项没人干的活,就是疏通新园路臭水沟,挖一条排洪沟。上面修公路,下面要排洪。那简直臭气熏天,臭得啊……他们说那有几十年没人清理过。其他公司都不愿接。部队就接过来,干了一个星期。我们战士没任何怨言。当兵嘛,就是服从指挥,说挖就挖。先把垃圾清理出来,然后就用铁锹和十字镐挖,沟有两米五深。每个连队挖一段,我们连队负责挖五十米。每天回来大家都是黑不溜秋的,全身是泥。后来我们1营以电子大厦为中心,围绕周边找活干。深圳第一个工业就是上步工业区,第二个是八卦岭工业区。都是我们的主战场。八卦岭和华强北都是一座山拉下来的。我主要是加工门窗木料。部队半个月放一次电影。平时打打篮球和乒乓球。训练时唱《打靶歌》《大刀进行曲》。

1983年基建工程兵就地转业。9月9日,建筑公司正式挂牌。记得转业那天有个台风,风也大雨也大。我们正式脱军装变成工人。0011部队就变成了深圳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当兵时该起床起床,该出操出操,吃饭要唱歌。脱了军装没这些军操,但也没人管了,干一天就有一天。我分在木器加工厂做木工。我在部队的主业是干木工,但是因为长期调动,干木工时间不长。木工不轻松,制木板要用到铁板,一块铁板下来有五十斤。

在公司干了一年多。1984年11月,我就调到了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基建科,做了一名质量检查员。要懂图纸,懂施工,会放线。科里有一个科长,一个预算员,再加上我。当时在红岭北,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机关里只有将近二十人。领导是原部队的参谋长调过去的。后来他犯了错误。我是负责整个深圳市的公共设施规划。我要跑规划,要去看现场。1985年按当时的城市规划要求,每隔500米至1000米就要建一个公厕。2000年以后,很多大厦里面设计了厕所,包括酒楼、超市的,都作为公共厕所使用。当时公厕是个重点项目。哪个地方需要建公厕建垃圾中转站,我考察之后,就报批上去申请哪块地。先找到规划局批准划地。规划局还有全盘考虑,它说不行,我就得另外找地。找了规划局,我还要找“工勘”,又是一套手续。然后交设计院设计,下一步就是报建。报建也有一些繁琐的程序。报建完了,要申请水电。我又要联系供电局和水务局。最后是排污。要破马路,又要找到排污管理处。排污管理处是我们一个系统的,都是城管局的。同样要求他们办事。施工前我们再跟交警报备一下。这一套下来程序繁琐。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拓荒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周晓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雪候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远文这位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有力,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这是时代珍贵的记忆。深圳发展是开拓建设者们奋斗的奇迹。
  • 回复
  • 文章记录了五零后的黄远文是退休公务员,曾当过入深第一批工程兵,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啥都干。08年退休后当"研究孙″。69岁的他在83年就地转业,在木器加工厂当木工。后又当质检员。退休后,一帮人经常约出去爬羊台山,莲花山等。大家在一起吹吹龙门阵,喝点小酒,下下棋,把退休生活过得滋润。下午接孙子,老两口为照顾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老家。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儿子孙子。文章让读者感受到深圳的繁荣与安定。
  • 我也是个“研究年”,政治家是一个文学“青年”读文章,写文章,评论文章,参加各种文学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深圳是老年人的宜居城市,跟兴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养老非常快乐。

    回复

    • 周晓林1布衣2019/09/07 17:02:14
    • 分享到:
  • 文章讲叙了一名基建工程老兵,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凭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亲历了深圳特区成立与发展建设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群基建工程兵,用青春与激情,投身到深圳特区建设大潮中!正是有了他们的默默无闻的付出与奉献,造就了一个个深圳速度、一个个深圳奇迹,成为深圳拓荒岁月中的一份珍贵记忆。如文中说,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
  •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9/08/31 16:00:53
    • 分享到:
  • 刚来深圳时,我看过李雪健老师主演的《命运》,剧中基建工程兵的辛酸可见一斑;去年10月,我带着父母到大剧院观看了话剧《大榕树下》。开篇就说到,深圳特区最初的建设时基建工程兵的砥砺拼搏,特别是那位军官牺牲时很多观众潸然泪下。今年母亲节,在罗湖图书馆,秦人老师提到当年竹子林的基建工程兵的生活条件,“大蟑螂的个头,五只足以炒一盘菜”!深圳的辉煌是工程兵用青春和汗水甚至生命打造出来的,向英雄们致敬!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64100
  • 5
  • 78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