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诗与诗朗诵
  • 点击:2115评论:12019/10/07 07:57


诗歌,只有插上朗诵的翅膀,才能穿越时空,飞得更高更远。写诗这么多年,无论是有心栽花,还是无意插柳,我都与诗歌朗诵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1年的冬天,我不到20岁,从下乡的河南灵宝,招工到了新建的渑池钢厂,在矿山基建连当了一名小工。连队联欢,我写了一首“轰隆一声炮响”赞美矿山的诗歌,又找了一个会拉小提琴的工友,在《骑兵进行曲》的伴奏声中登台朗诵,小出了一把风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未,我早已调回了洛阳,因一直喜欢舞文弄墨,在一个地方小厂以工代干搞宣传、放电影。记不清是哪一年,也记不清是怎么投的稿,我的一首“探亲假”被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那是我的诗第一次在电台播出,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1984年我调入了洛阳市委宣传部文教科。洛阳市师范学校的赵瑞老师找我写一首诗,想参加河南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庆祝新中国建国35周年诗歌朗诵大赛。那一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阅兵式,举国庆祝,万众欢腾,我情不自禁就写下了长诗《献给十月的第一个晨曦》,出乎意料的是赵瑞老师的朗诵和我的诗歌分别获得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朗诵和创作一等奖,而且是各自类别唯一的一等奖。河南著名诗人王怀让那次也参赛获得了二等奖,倒不是我的诗写得好,应该是省电台为了提携后辈、鼓励新人吧。


献给十月的第一个晨曦(节选)


当朝霞染红

十月的第一张日历,

那纵情的欢呼在告诉我

母亲又添了一岁年纪;

当晨风吹动鲜艳的五星红旗,

那呼啦啦的声音又牵动我

思绪万千、万千思绪…..,


……三十五年了,

一万多次潮涨潮退,

那震撼世界的五十四响礼炮,

仍那样庄严地

轰鸣在我的记忆;

……三十五年了,

一万多个日升月落,

那徐徐升起的第一面国旗,

仍那样鲜红地

照亮了每一个晨曦。


我仿佛看到一一

共和国的缔造者

从开国大典的天安门城楼走下

兴致勃勃、笑声朗朗,

观赏着五彩缤纷的礼花,

赞叹着三十五年的业绩;


我仿佛看到一一

政治局的委员们

从灯火彻夜的中南海走出,

指点江山、运筹帷幄,

探索着民族的中兴之路,

规划着改革的全面战役。


好事成双,之后赵瑞老师到珠海参加全国普通话朗诵竞赛,又让我写了一首《珠海,你好!》参赛,她再次获奖,我的诗也被珠海特区报采用发表。

1993年9月,在邓小平第二次南巡掀起的改革开放大潮中,我像许多东南飞的孔雀一样,南下深圳,加盟到了曾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中国宝安集团。二十多年来,我创办了《宝安风》企业內刊,拍过电影《砚床》,合著过在光明日报连载了二十个整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东方辉煌》,主编过大型专著《中国企业报刊大全》,一直忙忙碌碌打工,却唯独与诗歌失联,中断了写作。只有一次在宝安集团成立二十五周年的晚会上,我写过一首诗,被集团两个下属企业贝特瑞公司和唐人文化联袂演出,领诵、群诵、配乐、表演,又热闹了一回。

2015年9月,我退体被宝安集团返聘了几年后,终于全身而退,才又开始重操旧业,写起诗来。这几年也许是得益于过往的积淀,也许是觉得老之已至,确实写了不少,接连出版了《印象与烙印》(两卷本),《旗帜咏叹调》几本诗集。其中一首《我在老城走街串巷》,由洛阳的赵建勋和范庆兰这对朗诵老搭档在洛阳电视台举办的河洛文化节开幕式晚会上推出后,颇受关注,得到不少观众好评。


我在老城走街串巷


有一点伤感

有一点惆怅

有一些步履蹣跚

有一些东张西望

中年离家老来回

我在老城走街串巷


没有了磨剪子的吆喝

听不见舀浆了的叫嚷

远去了冰糖葫芦的叫卖

消失了崩爆米花的巨响

只剩下那条青石板路

永远走不完岁月的沧桑


那条丢过的手绢呢

丢掉了两小的无猜

那个滾过的铁环呢

滾走了童年的欢畅

那个捉过的迷藏呢

藏起了寻找的纯真

那个打过的洋片呢

翻过了失去的时光


再喝一碗豆腐汤吧

有一些苦辣酸甜

再吃一碗浆面条吧

还那么回味悠长

再啃一只榆树园烧鸡

还是那么有滋有味

再吃一回洛阳水席

还是那么多花样名堂


丽景门城楼依然巍峨

十字街照旧人来人往

青年宮早已返老还童

北大街还是熙熙攘攘

真不同不愧真不同

分店开遍全城內外

十三朝就是十三朝

千年帝都源远流长


老城已经脱胎换骨

新区早就后来居上

没有功成名就

没有衣锦还乡

一个走出洛阳的游子

总会有点儿女情长


每当回到这块

养育我的土地

难免忍不住低吟浅唱

别见笑人老了就爱怀旧

那是树叶对树根的情意

那是溪流对江河的渴望


这几年,我的不少诗歌被一些朗诵界的专业人士进行了二度创作的朗诵,着实为我的诗增色许多。这些诗朗诵有中国金话筒得主湖北电视台的谢东升朗诵的《将军与小兵》《生命等高线》《为了一个孩子的新生》,洛阳广播电台的播音指导李晓军朗诵的《在一起》《我们在长江黄河》,洛阳广播电台一级播音员孟凡湄朗诵的《北上无音讯》,夏青杯获奖者拂晓朗诵的《阿婆的遗产》,洛阳电视台的韩梓导演和夫人桑风卿朗诵的《神圣的母愛》,河洛风艺术团团长陈红涛朗诵的《别跟咱妈说》《袁庚》,和团员施美娟合诵的《永远的遙望》,洛阳知名朗诵演员徐建国朗诵的《梦中的电话》《普通一兵》,刘青晓朗诵的《军旗插上总统府》《鹊桥会》,常国超朗诵的《邙山》《小街》,以及著名教育公众平台灵秀师苑风的江岩朗诵的《中秋的问候》,贺东军朗诵的《小平小道》,王宏光朗诵的《母愛的挑选》,卢莉亚朗诵的《老校长》,常鹏涛朗诵的《山里的孩子》等。如此众多的这一大批朗诵者的辛勤付出和精彩演绎,给这些文本的诗歌插上了声音的翅膀,在读者听众的耳畔和时空迥响。


我们在长江黄河(节选)


长江后浪推前浪

淘不尽波澜壮阔的岁月

黄河之水天上来

流不尽永不磨灭的记忆

古城沒有忘记

洛漂队那群男子汉

我们沒有忘记

老三届那帮好兄弟


何以解忧的杜康

解不了我们深深的思念

年年盛开的牡丹

等不来壮士赏花的归期

天天敲响的马寺钟声

响彻着魂归故里的呼唤

世代流传的天子驾六

驰骋着漂流英雄的传奇


特別有些巧合和意外的是,在2017年10月27日由深圳市朗诵艺术家协会演出的《十月礼赞经典诗文朗诵会》上,我作为一名普通观众,突然听到深圳电视台主持人,第十三届全国齐越朗诵艺术节一等奖获得者邢天琦朗诵了我的作品《最后的吻别》。演出结束后,我问她们在哪儿看到了这首诗,总策划刘莉老师告诉我,艺术团是从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出版的《美丽中国一一朗诵诗文辑(第二辑)中挑选的。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本书,后来我托拂晓帮我买了两本,才看到书里选用刊登了我三首诗。


最后的吻别


就要流尽最后一滴血,

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十八岁的年轻士兵呵,

你还有什么话需要告别?


战前的遗嘱早就写好,

出发的存照已放妥贴,

送行的白酒己经干完,

生命的火花即将熄灭。


只是还有一点遗憾,

青春的白纸还没有爱情书写,

“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士兵的请求是那样羞涩。


同样年轻的护士姐姐,

含着热泪最后吻别,

那是世上最深情的亲吻,

那是人间最悲壮的永别。


年轻的士兵合上了双眼,

他含笑青春不再残缺。

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

他也要感谢那个素不相识的姐姐。


这一吻是那么崇高神圣,

这一吻是那么真诚纯洁,

这一吻是那么撕心裂肺,

这一吻是那么壮怀激烈。


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

那一刻山河也在呜咽,

只有相机捕捉的这个镜头,

才让这记忆永不磨灭。


如今,战场的硝烟己经散去,

生活也早恢复了原来的一切。

处处可见恋人亲密的拥抱,

天天都有伴侶幸福的蜜月。


海誓山盟的小伙伴们呵,

可别忘了那最可爱的人;

享受和平的老朋友们呵,

可别忘了那最后的吻别。


在当今资讯、信息舖天盖地的年代,一首好的诗朗诵的传播推广,还必须借助网络的力量。写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感谢搜狐的网络大咖,动不动就是点击量几万十的君子伯牙的精心制作和倾力帮助了。君子伯牙原名李战军,当兵当过指导员,写书出版了六本书,编剧上过中央台,电脑玩得滴溜转。这几年他为我的这些诗朗诵费时费力、绞尽脑汁做了不少诗乐、诗画好声音的视频。其中徐建国朗诵的《梦中的电话》,李晓军朗诵的《在一起》,赵建勋、范庆兰朗诵的《我在老城走街串巷》等视频都达到了近三万的点击量,令我分外惊喜和深受感动。



梦中的电话


一声声叫着我的名字,

一遍遍问着我在哪儿?

叫得还是那样亲切,

问得还是那样牵挂。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我!是我!我赶紧回答。

妈妈!亲爱的妈妈,

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你不用管我,不用管我,

妈妈还在重复着问话:

你的身体怎么样?

你的日子还好吗?


问完我又问弟妹,

问完孙子又问我爸。

她心里装着每个人,

她还惦记着这个家。


老爷子要按时吃药,

小孙子要听大人话,

天冷了別忘了加衣,

上班时叫干啥干啥。


妈妈,你几十年的嘱托,

我记住啦,我记住啦;

妈妈,你一辈子的唠叨,

我记住啦,我记住啦。


老妈,你问了那么多,

你歇会吧,歇会吧。

你在那边孤独吗?

你在那边还好吗?


无论儿子怎么问,

老妈就是不应答。

梦中猛然一个激灵,

醒了才知全是梦话。


我知道,老妈想我们了,

我明白,我们想老妈了。

不管她在哪个世界,

都是这样打电话......


每每打开微信,听着这些诗朗诵的美声,看着君子伯牙制作的画面,我就觉得有一种知遇之恩和深深的感动,也是一种激励我的动力。我的诗还会写下去,适合朗诵的还会请朗诵界的朋友朗诵,也少不了麻烦君子伯牙的制作。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就在这篇小文的末尾,向朗诵界的新老朋友和君子伯牙,向关注过这些诗和诗朗诵的读者朋友道一声:谢谢你们!


2019年7月27日



  • 1
  • 关键词:诗路历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10/09 15:27:13
    • 分享到:
  • 谢谢深圳老亨的关注和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5100
  • 72
  • 455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