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岁那年的痛苦与眼泪
  • 点击:1414评论:12019/11/10 23:43


1

遇到杨翠的那年,我刚好19岁。

那年,是我从遥远的家乡河南来到南方广东打工的第二年。我打工的工厂叫宏大。宏大厂是一家塑胶玩具厂,工厂离布吉海关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对当时住在深圳市里的人来说,这里可能是深圳的乡下。但对来自偏远农村,见惯了农村矮小房屋,走惯了山村弯曲小径的我来说,眼前一个接一个的工业区,一栋栋整整齐齐的厂房,马路上密密麻麻的车辆,让我觉得这里就是我所向往的城市了。尽管这里没有像东门的茂业,布吉的天虹那样繁华,让人眼花缭乱的商场。

宏大厂老板是香港人,他很少来大陆。我进厂一年,就见过他两次。他不像一些老板那样大腹便便,也不像一些老板那样一脸的严肃。他虽然五十岁了,但身材保持得很好,脸上戴着眼镜,衬衫整齐地扎在裤腰里,裤子没有一丝的皱褶,看上去像一个儒雅的学者。他每次来,会去每一个车间走一圈,有时会停下来与员工简单的聊几句。吃饭时,他也会来饭堂走走看看。他来大陆的那天,厂里会给我们加餐,不是一只鸡腿,就是一块扣肉,打菜的阿姨手也不抖了。所以,我好希望老板天天来大陆。可惜听说他不是在香港,就是去了遥远的美国。

厂里还有几个被大家称为师傅的香港人,剩下来就全是大陆人。也许香港师傅懂技术,又来自香港的缘故,他们受到了老板特别的优待。他们住的是单间,房间里有冬暖夏凉的空调,有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器,往返大陆香港有专车接送。更让我羡慕的是,我工作一年也没有他们一个月工资高。当时,我一个月工资八百,香港师傅一个月有两万多。两万多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一年都不能挣两万多。听到香港师傅一个月有两万多时,我还不停地想,一个月两万多,这钱怎么花得完啊?直到后来听人说香港消费水平高,买一个红薯也要十几块时,我心里才平衡下来。香港师傅每周五的下午回香港,周一的早晨来大陆。这些香港师傅虽然普通话说的不是很标准,但大都待人和气,像老板一样没有架子。

宏大厂有两千多的工人,工人主要来自湖南、四川、广东,广西,当然,也有江西、湖北,河南的,只是人数少罢了。厂里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100个人里只有10个是男孩。所以,在宏大厂,男孩子只要能说,胆大,脸皮厚,追女孩子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长得帅气的男孩,可能会同时被两三个女孩喜欢。进宏大厂后,我就看到一个四川男孩不停地换女朋友。不过,我对这个男孩一点也不喜欢,觉得他太花心了。当然,男孩子想进宏大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它大部分招聘时间只对年轻的未婚女性开放。我如果不是有一位堂哥在宏大厂做事,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进宏大厂。

2

杨翠进宏大厂时,我已经能按照样板的图纸对各种各样的玩具喷上各种各样的颜色。不再是一名被拉长鸡蛋里挑骨头,横看竖看都不如拉长意的新员工。

宏大厂生产的玩具全部出品欧美,玩具并不是中国小孩喜欢的飞机、汽车、坦克,大炮,而是很多不会说话的动物,人物雕像。我们把这些玩具统称为公仔。人物公仔是一些世界名人,有外国的,也有中国的。外国的有麦当娜、史泰龙,中国的有李小龙、成龙。我不知道外国的小孩为什么喜欢这些不会说话,像石头一样的公仔,也许他们自小就与中国小孩的爱好不同。听说这些公仔价钱还很贵,要好几美元一个。所以,拉出去一个15米长的货柜,香港老板就能大攒一笔。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很少去算这笔帐,也很少去思考老板给我的报酬是否太低?我的付出与收获是否成正比。老实说,我甚至对目前七八百元的工资充满了满足。虽然每天要加班加点,但对来自农村的我来说,这活比种地轻松多了。这活不用风吹日晒,这活让我每月有了稳定的收入,这活让我的父母不再为肥料钱发愁,这活让我并不需要像村里以前的男子那样冒着很大的风险下井挖煤,每天让父母担惊受怕。如果这些工厂是国家的,我几乎与那些国营工厂的工人没什么区别。而且,我还看到家乡县城里的氮肥厂、铁厂厂房还没这里雄伟。县城里的氮肥厂,铁厂是那么陈旧,厂区是那么冷清,而这里厂房是那么雄伟,那么整齐,那么有规划,厂区是那么生机勃勃。除了厂里的伙食有点差强人意,除了加班时间太长,除了上个厕所也要经拉长许可,我再也说不出他的不好了。我甚至想好了,只要老板不炒我,我就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在这里做下去。这样,虽然我没能如父母的心愿考上大学,端上国家的铁饭碗,但我也告别了农村以种地为生的生活,告别了农村风吹日晒的日子。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多么不想重复父母一年里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却还过着穷日子的生活啊!虽然后来离开家乡的我在一些日记里说我是多么的爱我的家乡,是多么的难忘生养我的那片土地,是多么的思念家乡的小河,家乡的一草一木。可在我离开学校大门的当时,我是多么的忧愁自己将过上父母的生活,是多么的迫切想离开生养我的,在我眼里一点儿也不美丽与值得留恋的家乡。

我第一天见到杨翠的时候,就觉得杨翠让我眼前一亮。这种亮就好像我早晨醒来推开窗户,看到出现在东方天际的那抺灿烂的朝霞。我发现漂亮的女孩子身上都有这种朝霞的光茫。这种光茫对每一个男孩子充满着一种神奇的吸引力。我觉得一个男孩喜欢上一个女孩,一定是首先发现女孩身上闪耀着这种迷人的,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光茫。我不知道杨翠第一次看到我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我对杨翠心动了。

3

老实说,我不帅,但我对自己的外表也不是特别的自卑。我的个头不高不矮,五官谈得上端正,身材不胖也不瘦。上中学时,我收到过女生写给我的纸条。那个女生模样还不错,除了皮肤不是很白,有一头黑黑的头发,有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眼睛上有一对弯弯的眉毛,还有一张好看而红润的小嘴。虽然收到纸条时,我心里充满了一种被女生喜欢的不安与激动,我也多次偷偷地去观望写纸条给我的女生,但是,我牢记着父母与老师对我语重心长的教诲。他们说,读书期间不能谈恋爱。于是,我没有给那个女生回信。不过,这个女生如今成了我同学中印象再深刻的女生。时隔二十多年,我仍然记得她黑黑的头发,不大不小的眼睛,眼睛上那对弯弯的像初月的眉毛。尽管毕业后我俩再也没有联系。有时候想起她,我甚至有点儿后悔自己当初太听父母与老师的话。如果我叛逆一点,不听话一点,我与那个写纸条给我的女生也许会留下一段关于男生与女生早恋的故事。

后来,我曾问我的父母,如果我读书时与女同学谈恋爱了,你们会生气得打我吗?我以为父母会回答,不打你才怪?哪知他们笑着回答,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见到你与女孩子谈恋爱的事啊。这让我明白,就算我读书时真的谈起了恋爱,父母是不会像我所想的那样大发雷霆的。他们也许早就知道,年轻人身体里涌起的对异性的渴望,语言的教育是永远囚禁不了的。

我看到杨翠看到我看她的时候,友好地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当时,我知道杨翠的微笑是礼节性的,她是看到自己明天就是我的同事才给我送来的微笑。我知道每一个新进的员工对老员工总是充满了一种友好。记得我第一天到宏大厂上班的时候,我就像象林黛玉刚进贾府那样“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意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遇到厂里的老员工,我每天陪着笑脸与他们相处。打工的路上,你如果进到一家新厂,厂里有熟人与老乡指路,有熟人与老乡给自己介绍厂里的一些规章制度与一些部门老大的脾气与处事风格,对自己能否在这个厂站稳脚跟有很大的帮助。如果没有老乡与熟人,你就得尽快与厂里的老员工搞好关系。因为技术上你不懂的,老员工可以教你;你不了解自己的上司的性格爱好,你可以叫老员工私下告诉你。

就在我担心杨翠会不会分到我拉上来的时候,在第二天上班的早上,我那脸上长了几粒雀斑,普通话说得像广东话,瘦小个儿,但工作很认真的拉长领了杨翠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杨翠坐下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种女孩身上特有的清香。我知道自己的心在咚咚的跳,心里充满了难言的激动与喜悦。年轻的男子,有什么事能比身边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更令其兴奋与喜悦呢?

杨翠没有看我,她在认真地听拉长告诉她怎么拿枪,怎么掌控好力度给玩具喷油。拉长看到杨翠差不多学会了之后就走开了。我早就希望拉长走开了。她走开了,我才有机会与杨翠说话呢。

当我寻思怎么与杨翠打招呼时,杨翠可能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心里担心自己喷不好要返工,就主动问我她喷出来的货行不行?我哪有拒绝她之理?她不问我,我才失望呢。我立即认真地,装得很老练的指出她喷的货存在的问题,然后又告诉她怎么才能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

身边有美女相伴,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4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不需要理由,也是不受时间与地点限制的。杨翠出现在我眼里的第一天,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杨翠。这种喜欢,对一个感情理智,又到了中年的人来说,可能有点儿盲目,他们会说,你喜欢她什么啊?你了解什么是爱吗?你真正了解她吗?可我觉得,真正喜欢一个人有时真的不需要理由。而且,我觉得,只有年轻的时候才会单纯地去喜欢,去爱一个人。爱情的最美好年龄,一定是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中年人谈爱情,总少了年轻时的激情与纯粹。老年人谈爱情,就是有心也力不足了。况且大家也都认为,到白发苍苍的年龄,爱情早已转化为亲情了。

杨翠对我似乎也不反感。吃饭的时候,我俩在一起排队打饭,打好饭后又坐到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并没有只顾吃饭。而是一边吃饭一边对杨翠说我第刚进宏大厂上班时的感受,说我怕过不了试用期,很多时候把尿憋到下班才去方便,说我为了给拉长留个好印象,拉长说我,我从来没有顶过嘴,说我上班怕迟到,每天总是第一个跑到车间。说完我自己,我又对杨翠说宏大厂那个被大家背后叫作“包青天”的保安,说他长得像包公脸堂黑黑,但是,他最不讨人喜欢,他最喜欢挑我们的毛病,最喜欢罚我们的款,还动不动就对咱们凶。杨翠说,她第一次看到包青天,也觉得包青天不是个好人。说完包青天,我又对杨翠说品质部那个大腹便便的主管。说他最好色,见到厂里的美女就喜欢套近乎,然后让女孩慢慢成为他手中的猎物。厂里有好几个女孩都被他玩了。他们部门的副主管也是他多年的,在厂里人人皆知的情妇。因为他的存在,副主管快30岁了还没有结婚。你那么漂亮,要离他远点。杨翠笑着对我说,她又不漂亮,她也不会搭理他。但是,我心里很是担心品质部的主管瞄上杨翠。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杨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写了工厂的情感遭遇,为爱而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75400
  • 35
  • 321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